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官网

  手机版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文化 -> 文艺荟萃
砍柴
2018-12-04    刘凤英    黑龙江林业报

  北方的第一场雪飘飘洒洒,婉约清丽,那么洁白,那么亲切。晶莹的雪花悄悄告诉我:冬天来了,该取暖了。透过茫茫雪帘,仿佛看到自己年少时的身影:在山坡上,拉着爬犁攀爬,又从高山上飘逸地飞下……

  出生在林区,生长在山林,对树木情有独钟。每逢冬季上山砍柴,那陡峭的山坡、莽莽的林海、绵延的雪山曾给我带来许多美好的回忆。八十年代初,林区正是有计划的采伐阶段,冬季山场上有许多木材被有规律地采伐,源源不断的被运往全国各地。采伐剩下的树头、树墩就成了当地居民做饭、取暖的主要来源。我十多岁就和小伙伴们一起上山砍烧柴。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那是多么遭罪的苦差事,又冷又累,但对于我们那个时代的孩子来说却是一种快乐。

  一放寒假我们就可以上山砍柴了。吃完早饭,第一件事就是用长长的宽布条把裤腿和棉鞋紧紧地缠好,这样既保暖又不会往鞋里灌雪,然后戴好帽子系好围巾拉着爬犁和伙伴们一起向雪山走去。

  雪山陡峭,山路弯弯,我们拉着爬犁拽着路边的树枝向上攀爬,虽然寒冬腊月天寒地冻,但我们捂得很严,只留两只眼晴在外面,一点儿也不觉得冷。爬山,全身运动,一会儿就出汗了,帽沿儿结满了冰霜,呼出的气体透过围巾冒着白气。互相看一下,都彼此笑了,冰霜仿佛把我们变成了白头翁。我们在说说笑笑中向雪山挺进,每登上一个山坡就会有一道靓丽的风景,一层一层的雪山,一片一片的树林,宛如一幅幅精彩纷呈的画卷,展现在我们的眼前。树枝上红红的五味子已经风干成果脯,摘一串放入口中,酸酸甜甜,美味可口;黑黑的山葡萄更是清爽甜香。高大的松树碧绿青翠,婀娜多姿的白杨树高耸入云,黄榆树、白桦树是那么雄伟健壮,好似守卫山林的士兵。还有鸟儿在林中穿梭,偶而还能看到小松鼠、小白兔在雪地上奔跑。我们边爬坡边赏景,不知不觉间就爬到了山顶。

  山顶上的烧柴最多,因为山高路滑到这里砍柴的人少。山顶伐区内的树头横七竖八比比皆是。我们把爬犁放在山路旁边,开始趟着齐腰深的积雪向自己的目标走去。到了树头面前我们就用斧头砍树技,把砍下的树枝拉到爬犁的旁边,再用小锯把它们截成小段,码在爬犁上。很快一爬犁的烧柴就弄够了,我们再用绳子把烧柴固定在爬犁上,然后围坐在一起吃午饭。

  午饭很简单,有的伙伴带的萝卜咸菜,有的带大葱,有的带芥菜……我带了点鸡蛋酱,是母亲一早刚刚炸的,很香。但我还是喜欢吃小华带的芥菜,芥菜煮熟晾干后有肉一样的口感,那时我们是很少吃到肉的,所以感觉这种咸菜的味道特别好,一会儿就被吃光了。我们带的主食都是粗粮做的,有煎饼,有窝头,还有大饼子,那时候物质还比较馈乏,白面馒头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到。大家在一起吃饭就是香。在家里每天都要吃的玉米面窝头,看了就没有食欲,可是在雪山,和小伙伴们在一起吃起来却津津有味。我们边吃边赏风景,中午的阳光很温暖,有几只傻狍子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伫足,它们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我们,好可爱,忽然有几只山鸡从高大的树枝上划过,像优美的音符从天际飘来……

  吃完午饭,我们就拉着爬犁下山。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,更何况我们又拉着装满烧柴的爬犁。为了安全,我们每个人的手里都准备了两根结实的木棍,下坡的时候支在爬犁的下面当闸用,使爬犁可以一点一点地缓缓向下滑行。小坡的时候我们就坐在爬犁的前面,两只手拿着木棍用力地支撑着爬犁慢慢下行,遇到陡坡我们就站在爬犁的两侧,两个人一起用木棍用力地刹闸,小心翼翼地放坡,尽管特别注意,但有时也控制不好,爬犁经常像脱缰的野马顺坡急速而下,直到拐弯处撞到树上为止。就这样一路上装了卸,卸了再装,几经周折才能到达山底。

  在拉着满载烧柴的爬犁往家走的路上,我最难忘的是走入河床那段路,河面的冰又亮又滑,我和小伙伴们互相推着爬梨,脚下感受着滑冰的愉悦,夕阳把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,很美很美,那是一种胜利而归的感觉,是小朋友间互相关心的温暖,是深厚的友谊,是永恒的甜美回忆。

  时光如水,岁月如梭,一晃许多年过去了,现在住进了温暖的楼房,再也不用为取暖奔波,再也不用砍柴了,但每逢天空飘起雪花,我总会想起那段难忘的时光,想起与我一起砍柴的小伙伴,想起自己久违的天真与微笑。

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:0451-82622425 邮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13